韦柯柯柯

🌸 🌛

🙇🏻‍♀️

陆老师,谈恋爱吗 二

更新随缘

-

[黄婷婷,你觉得师生恋靠谱吗]


[黄婷婷,你觉得我跟代课老师靠谱吗]



冯薪朵发了一张卷子,引得一片哀嚎,隔天便以收作业为由火急火燎向办公室跑去。急急忙忙的将字条塞到卷子里,上面写着自己冥思苦想一整晚的告白。冯薪朵在办公室门前长呼一口气,走了进去。陆婷也在,陆婷只是对她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,眉眼间写满了憔悴。


冯薪朵也没说什么,放下作业便走了。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冯薪朵却觉得时间节明明语文晚课还长。如果冯薪朵的一生被拍电影,这一幕一定要拍成长镜头,并且要加上暖黄色的滤镜。




少年人人心怀天下,想在世界上走一走。冯薪朵没那么中二,但也的确想走出去,洛杉矶最好。冯薪朵这周串到了靠窗的位置,并不显眼,老师定不会注意到她。她正明目张胆的用手支撑着脑袋眺望着窗外。正值六七点钟,通过窗看黄昏总会觉得很有距离感,除了隔着黄婷婷,还有形形色色刚建起来的楼房。冯薪朵不再看向窗外,本想掏出“幸存”的游戏机,手在校服兜里摸索着,却只剩下一张字条。


????


冯薪朵一脸懵逼。


自己的游戏机丢了,自己靠两个月不吃晚饭节省下来买的游戏机居然丢了???


这事儿绝对比老王在她身边叨叨一个小时还难受。


冯薪朵掏出兜里仅有的一张字条,应该是跟黄婷婷上课传的。她刚准备丢掉,展开一看,却是自己写给漂亮姐姐的告白。


妈的。


如果自己的告白小纸条还在兜里,那夹在作业里的岂不就是自己跟黄婷婷之前的字条???


今天,绝对是冯薪朵十七年里过得最多彩的一天。自己不仅抛弃了游戏机,还主动给老师上交自己的小纸条。这都什么事儿啊……


陆婷正百无聊赖得坐在办公室,回想起方才送作业的女生。当时她正在同自己的室友聊天,只是抬眼望了望她。自己对那个女生有点印象,高一二班的课代表,长得还算清秀,傻乎乎的,看起来很好骗。桌面传来一阵震动,又是室友传来的语音,无非是什么回家带薯片之类的琐事。陆婷的室友叫孔肖吟,是个沈阳人,说话平卷舌不分的那种。陆婷刚毕业不久,虽说很快找到了工作,想在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落下脚也实属不易,租房方面的开销自然紧张,只得找位顺眼的plmm分摊房租。


回复孔肖吟后,陆婷简单的活动下酸痛的上半身,开始检查刚刚送来的作业。翻卷子时掉落出的字条吸引了陆婷的注意。


[黄婷婷,你觉得师生恋靠谱吗]


次日,黄婷婷将自己的政治卷拍到冯薪朵桌上,问:“您家漂亮姐姐这啥意思啊?”冯薪朵定神一看,在黄婷婷三个字旁边,用红笔写道


【 听哥一句劝,不靠谱】







陆老师,谈恋爱吗? 一

内含亮点🌝

-

[黄婷婷你相信一见钟情不]


[黄婷婷我好像恋爱了]

-

现在是不知疲惫的夏天,白昼很长,夜很短。教师前高高挂起的表盘无声的运转着。恍惚之间就到了晚自习,纠结了一下午的冯薪朵终于按耐不住,给自己的同桌传了个纸条。黄婷婷好像看透了冯薪朵的焦虑一般,故意一字一笔工工整整的写下来,再慢吞吞的塞回去。


[你对老王一见钟情?]


[滚。]


黄婷婷既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也没有顺着自己的问题追问下去。只是用打趣转移了话题。与其说不回答,不如说是不会回答。黄婷婷在感情方面几乎是一张白纸,从未谈过恋爱也从没想过谈恋爱的黄婷婷只好打趣过去,见冯薪朵如此正经,又苦思冥想向冯薪朵传了小纸条。


[哪班的?]


冯薪朵闹了挠头,无措的看向黄婷婷,回忆着。自己与她之前从谋面,没穿校服还披着头发,不是刚毕业的实习老师,就是二楼国际班新转来的富家小姐。老师?冯薪朵不敢想,她可不想让自己刚刚开始的爱情扼杀在摇篮里。自己虽然皮,也没有皮到去追漂亮女老师。冯薪朵立马在心中给老师这个选项划上一个叉。


[应该是…国际班的转学生?]


还未等黄婷婷回复,下课铃声响起。一节晚自习过去了,自己仍然沉浸在漂亮姐姐的美颜之中。当然,除了发春和传纸条什么都没做的冯薪朵,将要面对两张文综卷和五遍罚写,又是一个不眠夜。冯薪朵只好承诺给自己亲爱的同桌两杯奶茶,才解决了罚写的问题。黄婷婷一边收拾着书包一边跟冯薪朵闲聊。望见门外的易嘉爱挥挥手便要向她走去。冯薪朵拉住黄婷婷虔诚的对她说


“女神,罚写别忘了,我这条二狗命就靠你了。”


“行行行,有奶茶都好说。嘉爱还等我呢,走了啊。”



到了深夜天空染上墨色,零落几颗星在天空中闪着光。夹着花香的春风拂过冯薪朵的脸颊。蝉鸣在耳边回荡,也不闹人。冯薪朵举着小风扇,卷子上只写了政治的部分。嗯,自己这个政治课代表还是称职的。她戴上耳机,腻人的情歌直往她心底钻。


冯薪朵也不是没谈过恋爱,她的初恋是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的妹妹,小妹妹住在自己隔壁,每天粘着自己。小妹妹跟自己表白那天涨红了脸,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。


“朵子姐,你可不可以让我喜欢你……”


小妹妹很甜,尾音听出有几分颤抖。冯薪朵只觉得可爱,用手胡乱的揉着小妹妹的头发,微笑着答应了。在一起的日子与之前也没有什么不同,没牵过手,更没有像俗套电视剧里面一样抱着拥吻。只是如从前一般一起回家。小妹妹离开后冯薪朵才知道,小妹妹是上海人,父母做生意临时搬到长春。


人好像一到晚上就会变得感性,冯薪朵在床上翻来覆去回忆个不停。最后只得靠数老王吃了几个饺子入睡。




关掉闹铃简单的洗漱过后套上校服骑着自行车往学校奔。冯薪朵拎着加了芋圆的奶茶顺着楼梯往上爬,经过二楼还特意停下了脚步,向冗长的楼道里探去。冯薪朵咂了咂嘴,没有看到漂亮姐姐。突然想起第一节上政治,飞快的向高二二班跑去。冯薪朵自己都不知道教政治的那个老太太到底看上了自己什么,让她这个半吊子做课代表。冯薪朵也没推,倒也认真做起了政治作业。



秒针划过了一圈又一圈,老太太还没出现,教室里的议论声被走廊的一串脚步声替代。


“安静一下,你们政治老师有事,这个月的政治课我来代班。”


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


冯薪朵拉着黄婷婷晃来晃去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黄婷婷一口奶茶没咽下去 差点喷出来。排掉冯薪朵握着自己胳膊上乱动的手,附赠了一个盐度百分百的表情,圆润的滚字从黄婷婷口中吐出。冯薪朵也不再理她,背后像打了钢筋一般坐的挺直。时不时还蹦出什么 仙女 绝美 爱情云云,甚至还唱起来缘分让我们相遇。黄婷婷也只当她是犯羊癫疯。



冯薪朵觉得这是她这么多年来上过最幸福的一课,还未察觉就已经下课。她如弹簧似的蹦了出去,无视黄婷婷那看傻子的眼神,向那个瘦削的身影追去,女人走的并不快,冯薪朵却追的呼哧带喘。


“老师老师,我…是高二二班的…呼…政治课代表,有事…可以找我…”


女人被眼前人的模样逗笑了之声应和着。


冯薪朵说完就后悔了。一个代课老师能有什么事,自己还能再蠢点吗??你看,漂亮姐姐都笑自己了……




[黄婷婷,你觉得师生恋靠谱吗]


[黄婷婷,你觉得我跟代课老师靠谱吗]











陆老师,谈恋爱吗?

算是一个序章,心血来潮想写长篇。大概是学生朵死皮赖脸追陆老师的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夏天的风催人入睡,刺眼的阳光从两个窗帘间的缝隙流出来。将冯薪朵三十分的语文月考卷上劈开个口子。冯薪朵倚着墙,不停摆动着桌下的红白机。



“诗词赏析题我说了多少遍?看完题目找意象,意境套进去,翻译主旨句!没满分的同学的明天交五遍罚写上来写上来”



屏幕中的像素小人一个不小心掉进了水管里。冯薪朵无意识朝着桌子捶了一拳伴随着的脱口而出的一声哀嚎。坐在一旁的黄婷婷赶紧用胳膊肘戳了冯薪朵两下,冯薪朵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凉了半截。整个班级先是沉默,随后引得哄堂大笑。连滔滔不绝的老王也停了下来,拿着粉笔恶狠狠的指着冯薪朵。



“冯薪朵你牙疼啊?下课到老师办公室等我,老师给你治治。”



冯薪朵刚想跟黄婷婷吐槽老王衬衫居然又土气的塞在裤子里,抬头便感受到老王的死亡凝视,冯薪朵咽了咽口水,乖乖的把嘴闭上。小心地收起游戏机,拿起语文卷子装模作样。黄婷婷从书桌里掏出一张演算纸,写了几个字就放到冯薪朵卷子上。冯薪朵看着纸上豁然几个大字 [你完了]没忍住翻了个白眼,对着憋笑的黄婷婷欲哭无泪地说道



“我如果下节课之前还没回来,记得去三楼语文组给我收尸。”



“冯薪朵!你还好意思说话! 下课带着你月考卷来。”



“......”



看着冯薪朵表情僵在脸上,黄婷婷彻底憋不住了。



下课铃对于冯薪朵来说就是催命符一般的存在,黄婷婷隔着蓝白的校服在冯薪朵背后写了精忠报国才放她走。老王走在前面,不停的碎碎念。冯薪朵慢腾腾的走在后面,傻愣愣他在自己卷子上指指点点,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。



“借过。”



清脆的女声传入冯薪朵耳中,拉回了她的思绪。冯薪朵怔了一下,不自觉的细细端详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,女人与自己差不多高,眉眼中藏着几分温柔,金丝眼镜被高挺的鼻梁稳稳的控制住,中长的黑发有些凌乱,与众不同的穿着衬衫,抱着几本书,好像赶忙去做什么。



等冯薪朵回过神来女人已经走了,冯薪朵望着远去的背影脸烧得发红。老王见她这幅摸样就气不打一出来,拿着手中的卷子就往冯薪朵头上打,继续说那些冯薪朵可以倒着背的老套话。冯薪朵无心迎合着,大脑中某一个脑区却忽然开始疯狂的释放神经递质,让血液中的多巴胺浓度在一瞬间超过了顶点,自己突然变得暖洋洋的,轻飘飘的,仿佛踏在云上。




[黄婷婷,你相信一见钟情不]


[黄婷婷,我好像恋爱了]









恋爱不止四十八天


陆婷最近有点无聊。


陆婷本来应该很忙的,赶通告、录歌、练舞,回到宿舍多半都是深夜。这样朝五晚九的生活疲惫但最起码不枯燥。毕竟家里还有个冯薪朵,哪怕是跟她一起躺在床上玩手机,只要看到她那双水灵的大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你,这一天也算充实。


跟冯薪朵在一起做什么,都比她一个人强。


当然,除了看电影。




她陆婷也算是个人才,居然在烘烤般的夏天里发了烧。而冯薪朵好死不死的在这几天出差了。陆婷拿起手机看了一次又一次,与冯大直男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前几天。


“我去北京出个通告,过两天就回来。豆儿的猫粮我放笼子旁边了,别太想我啊🐷”



陆婷不禁翻了个白眼,谁会想她啊。躲在被窝里扶着毛巾碎碎念道。




真香。



陆婷以关心sb游戏发展为由,熟练的点来了某微信小程序。打开恋之蝶,唯独冯薪朵的边框闪着黄色。


[你来的好早啊,前辈。]


屏幕里的冯薪朵捂着脸,笑得像只柯基。冯薪朵笑起来很好看,陆婷经常仗着自己比她高几厘米下目线望着她,忍不住逗她笑。记得很久以前,跟冯薪朵一起坐车去剧场的路上,自己玩味的贴在冯薪朵耳边唱情歌,吓得她立马看向自己,一不小心就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。后来自己看饭拍的时候才发现,下车后的冯薪朵的脸红得不像话,引起了不少粉丝的猜疑。


[预备——石头剪刀]


陆婷选择了剪刀,而冯薪朵一脸坏笑的伸出了手。布,自己赢了。冯薪朵似乎并不开心。陆婷却十分欣喜。跟冯薪朵玩游戏自己很少赢,上次直播敲企鹅的事情还历历在目。太丢人了。冯薪朵向她贴近,无辜地向陆婷眨巴眨巴眼睛。直播结束后还是冯薪朵刷了碗,并奶声奶气的抱怨着。


“我洗就我洗嘛,死女人真的很烦。”


[对于我而言,想要珍藏的宝藏到底是什么呢?是回忆,每一份藏宝图本身就代表着的和你的回忆。]



清秀的字整齐排列在纸条上,下面还附赠了冯薪朵的自画像和签名。真是有够自恋的。陆婷又想起去年冬天冯薪朵过生日。吃完火锅后大家一起去唱k,唱到一半小孔突然提倡喝两杯。冯薪朵那种一杯倒的酒量也跟着起哄,结束后自己冯薪朵打车回家,刚回到320,冯薪朵倒在床上就睡死过去。陆婷看到就气不打一出来,嚷嚷着让冯薪朵换睡衣。冯薪朵嘭得一下子就弹了起来,捧着陆婷的脸,迷离的眯着眼睛,用自己虎牙轻咬着陆婷的下唇,拇指摩挲着陆婷的耳垂。冯薪朵身上的寒气还未散,引得陆婷打冷颤,不久便在馋吻中温暖起来。刚想回应,只见冯薪朵又倒在床上,留下一句让人恨得牙痒痒的话。


“晚安。”


陆婷承认,自己可能有那么一点点想念自家的死直男了。退出了小程序,转手给冯薪朵发了条语音。



“喂,纳豆想你了。”










🧖🏻‍♀️